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演员黄觉入驻LOFTER谈摄影荒木经惟不能真正打动我

发布时间:2020-03-03 19:10:57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演员黄觉最近入驻知名图片分享社区LOFTER,并陆续发布了大量独家摄影作品。这些作品对象涵盖黄土色的乡村妇女、飞驰而过的火车旅客、街头形形色色的男女,也包括他一贯拍摄的妻儿。在光影、构图和捕捉人物神色上的专业表现让黄觉获得了大批LOFTER粉丝追捧。近日,黄觉与LOFTER独家分享了他与摄影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黄觉身上有一种冲突感。

这种冲突源于他严肃的脸和不够严肃的谈吐,以及他所跨领域之广度而产生的炸裂感——黄觉因演戏被大众熟知,但他最喜欢的职业是摄影艺术家和画家。偶尔,他会提醒大家自己曾是个舞蹈艺术家。又极偶尔,他会翻出20多岁时的叼烟艺术照自我调侃是“电音艺术家”。黄觉对“艺术家”一词无疑有着特殊情愫,就连他的老婆麦子也会不时开玩笑说自己是“艺术家之妻”。

LOFTER粉丝们谈起这位多才多艺的“人民艺术家”常是带着调侃的,因为他逗,浑身散发着喜剧因子。不过,谈起他的摄影作品时则大多带着赞美,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摄影是黄觉持续了十几年的爱好。

持续的时间之长及延续之久,让这个爱好对他有了更多意义——因为他的爱好实在太多了。摄影、画画、摩托车、码字儿、组乐队,舞蹈都曾在他人生中占过一席 ——这可能是男人调节自我猎奇心的一个方式,黄觉对LOFTER解释。刚到北京时,他在酒吧里“炒更”,“因为太喜欢摇滚乐了,想离喜欢的声音近一点”。当然,这样的爱好只存在一段时间就消失了,摄影长一点,或者准确地说,长很多。

谈妻子:以前很少拍家人,担心拍不好

这位横店摄影家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真追溯起来,年代确实有点久远了。

在数码相机还未诞生时,他买过一台尼康FM2。不过因为不好对焦,还要花时间洗照片,觉得麻烦,有一次没钱吃饭就把相机给卖了。2002年,黄觉在电影《恋爱中的宝贝》中饰演男一号刘志,从此开启了演艺之路,也开始了真正的摄影之路。当时,佳能刚好推出了一款200万像素的卡片机,“觉得挺方便就开始拍照,一直拍到现在”。

谈起摄影风格,黄觉觉得自己“基本上没风格”。虽然周遭朋友时常提醒他——拍照片一定要有主题。但是,他觉得这么一来摄影的随机性就失去了,“你不知道哪个和你往常不一样的视角就打动你了。打破自我视角是我最享受的,一有风格可能也就无趣了。”他对LOFTER说。

平日拍照,黄觉喜欢拍妻子,这个关注他的人都能感受得到。许多人羡慕这些照片张张充满爱意,于是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炫妻狂魔”。不过,其实黄觉以前其实很少拍家里人,因为担心拍不好。后来,他又觉得总拍静物没有多大意义,就转向了拍身边的人,也当是在记录生活。慢慢这么拍,看的人习惯了,妻子孩子也习惯了,互相之间都有了默契。“有时候,我突然间说着话,就停住了,去拿相尖锐湿疣治得好吗机拍她们。我也不会要求她们摆拍,慢慢就能拍出一些生活瞬间。”黄觉对LOFTER 说。

谈摄影:摄影用来取悦自己拍戏用来取悦别人

也许正因为这种随意,黄觉在LOFTER上发布的摄影作品可见出生活气息浓厚,可见出人物表情之本真,也可见出拍摄者观察之细腻入微。这能否归结于他内心足够丰富?黄觉对着LOFTER记者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爱好很丰富”。他随即补充:“或者是内心太荒芜了,才会拼命去抓住你说的细腻,想从里面找到些乐趣或者答案……其实我是个很害怕剖析自己的人,触及内心的地方可能就自己消化了,就像我不大愿意照镜子一样,不大愿意看自己。“

黄觉说自己从来不看自己演的戏。因为跟自己走心,走得太狠了,会不舒服。在他眼里,摄影用来取悦自己,拍戏则更多地用来取悦别人。

摄影几乎没有门槛,拿起相机就可以拍。拍戏要有观众、有剧组、要有时间跨度。拍戏的快感源于和别人合作的默契,“摄影不一样,你拿着相机,就算不大好意思拍人,也可以拍东西,你和自己对话就行了。”“我这几年才在演戏上找到快感,拍戏对我来说,取悦别人比较多。“

谈器材:在酒吧像挑DVD一样挑镜头

和很多LOFTER摄影达人一样,黄觉取悦自己的方式有时是买镜头。

人人都说,摄影穷三代,单反穷一生,他也入了这个大坑。

和朋友买镜头时通常是这样:“我们会找一个酒吧,把镜头摊开,像挑DVD一样”。相机普遍型号他用过,徕卡也用过,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会用手机拍,最近他迷上了索尼的老镜头。近半年,黄觉已经购置了六七十个镜头,将镜头们摆在一起的“盛状”拍下,传上LOFTER,果然引来了摄影发烧友的惊叹:太腐败了!

不过,黄觉并不认为摄影作品的好坏需靠器材取胜,毋宁说他自己还曾是瞧不起器材的那种人。因为,一旦钻进器材的坑,想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变得难了,“你会去试这个镜头,老去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不过,拍得多了以后,他也开始觉得欣赏器材的美感和摄影是可以分开的。

谈大师:荒木经惟和森山大道都不能真正打动我

黄觉的摄影技术大多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心得无他,就是多拍,不用考虑太多。妻子嫌他以前的作品一味用滤镜,加了很多暗角,“看起来比较尬尴”。不断地拍片,就是他不断自我修正的过程。现在黄觉一般用手机处理照片,会用snapseed调亮度和剪裁,用vscocam调风格,然后选择一部分发在 LOFTER和微博。

大师们的作品,他觉得自己看得少。记忆深刻的作品来自“彩色摄影之父”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Eggleston)。十年前,黄觉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看见了他的作品,是一张低角度仰拍的儿童三轮车。当时看完想买下,一问要5万英镑,觉得贵,于是转而买了两张海报,给了周迅让她帮忙带回国,结果在机场就被她弄丢了。

“后来的荒木经惟、森山大道都不能真正打动过我”。虽然看到荒木经惟的宝丽来作品仍会买下收藏,昆明治疗白癜风医院但是“并没有打动我”。另一个曾打动他的人是寇德卡——这位独来独往,不爱与人交流,也不爱谈论个人摄影观的大师长期信奉着一个准则:最终的真理不是通过大声疾呼而是通过面对生活的自我独白而获得的。这句话和黄觉手表上刻着的话如出一辙——Don’tkeepthesilence so loudly(不要安静地如此响亮)。这是俄国知名海豚音歌手Vitas的一曲歌名,“打动了像我自己这么闷的人”。黄觉用此话自勉,也想把它送给 LOFTER网友。

黄觉为了自己的作品办过两次摄影展,但因为害羞都未出席。如今,这个愿望已经消逝了,“想想还是回到取悦自己吧”。他也有部分个人作品在公开售卖,不过都是有一搭没一搭,没有想过要大规模售卖,自己也未曾统计过到底拍了多少作品。有时,他觉得自己的移动硬盘就像一片海洋,“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说想出书,挑了 20张我拍的照片想做插图,让我帮着找原图。我想着这怎么找……不过,当我把硬盘插到电脑上时,硬盘坏了。”——就是坏了也不太心疼,“就算拍的照片全没了,我也不愿意找。“

谈社交网络:依赖社交网络是自我释放热爱生活是个性使然

黄觉将社交网络当成是自我释放的方式。

“因为没有一个角色可以将我释放出来,有了自媒体后就希望更多人了解真实的自己。”因为他举止之间散发着的独特喜感,网友们开始喊他“段子手”。后来事情的走向让他开始有点苦恼,因为中国观众的代入感太强了。

“我想把自己生活中感觉有意思的事儿表达出来,但后来发现这种情况很容易让别人出戏,演正经角色时会让人不那么相信。健康养生知识”为此,有段时间他删掉了好几千条微博。现在,他觉得自己实在收不住了,因为太依赖社交网络了,睁眼闭眼都在玩手机。

不过,他随后补充,玩手机也并没什么不好的,其实是对世界有好奇心,是求知欲强,也可以理解为对生活有热情。

与LOFTER诸多达人相似,黄觉一家人被很多人直觉地认为是爱生活,也懂生活的。黄觉对此并不否认,不过他觉得所谓的“爱生活”不是教条,也不是信仰,只是源于性格。“很多人看我有那么多兴趣爱好,但这就是我的性格,我没办法我也搂不住啊。不是说我受到什么启发或者说我有什么灯塔,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感觉生活其乐无穷,其实是我愿意这么去做。”

访谈最后,黄觉也表示,入驻LOFTER是因为对摄影之热爱,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优秀的摄影作品,也可以和许多同样爱摄影的LOFTER达人有更多交流。他更期望,这些交流不止于点赞,“我很享受看评论,因为看评论能找到很多有意思的人。”

LOFTER(乐乎)是目前国内最优质的达人兴趣社区,在这里汇聚了众多领域的达人。用户通过搜索摄影、绘画、时尚等标签,很快可贵州哪里治疗银屑病以找到很多和黄觉、“鲜肉作家”张皓宸一样的不同领域达人。目前,黄觉正在LOFTER上持续分享自己的摄影作品,粉丝们可以在此与这位人民艺术家近距离接触,切磋摄影心得。

混纺纱

养老保险个人账户

酸枣仁种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