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校医院两头跑10岁娃默默照顾妈妈两年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8:58:34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10岁孩子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学校、家两点一线,课余时间还要去上补习班?忙学习、忙考试,偶尔还去追个星?

对10岁的菲菲来说,这些都是奢望。

她的活动路线很简单:学校——医院;医院——学校。

在学校,她认真上课,放学后马上坐公交车去医院,照顾妈妈——妈妈因为尿毒症已经在医院躺了快两年,全靠菲菲每天照顾她……

10岁女儿撑起了尿毒症母亲的希望。郑凯侠 摄

妈妈一次次被推进手术室

10岁的她,独自默默守在门外

10岁的小菲菲,肉乎乎的脸,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衣服穿得干干净净。

提起她,镇海人民医院的护士长向利有很多话要说。她觉得这个孩子特别不容易——

她在镇海贵驷小学念四年级,是副班长,最近一次考试,她的数学和英语是98分,语文93.5分。

这样的成绩,是怎么来的?

“孩子每天早上从医院坐10多分钟公交车,去学校上课,放学了就马上来医院,刚好是吃晚饭的时间,陪妈妈吃了医院里的盒饭,先写1个小时左右的作业,然后给妈妈擦身。”

向利说,菲菲每天会给妈妈做整套的护理流程,包括洗脸、擦身、按摩,结束了之后再洗掉母女俩的衣服。

“我平时都看在眼里,这还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啊,我自己也有孩子,这个年纪还是什么都不懂呢!”

医院工作人员都记得这样的场景:孩子的妈妈戚小梅一次次被推进手术室抢救时,菲菲一个人等着手术室门外昏暗的走廊上,默默地坐着,或站着,盯着手术室大门;有人走近,她会抬起头笑一下……

“那么小小的一个人,我们看到了心会揪一下……”

妈妈住院将近两年

爸爸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

有时候,向利会特意带小菲菲出去玩玩,散散心,“孩子很懂事,干什么都是笑嘻嘻的,我也试着跟她讨论过她父亲的话题,但她总是不愿意多说。”

父亲,对菲菲来说,是个尴尬的话题。

戚小梅今年40岁,和丈夫朱先生一起来宁波镇海打工已经有了十多个年头,10岁的女儿小菲菲和已经18岁的大儿子小朱也都出生在镇海。

多年前,戚小梅的丈夫染上赌瘾,欠下了许多外债,一家人的生经济重担,其实都压在了戚小梅身上。

两年前,因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并发尿毒症,戚小梅开始接受治疗,前前后后加起来,花掉了十多万医药费,而这已经是戚小梅一家近乎全部的积蓄。

18岁的儿子小朱,在戚小梅住院之后从四川老家辍学,赶到镇海打工补贴家用,给妈妈治病。

来镇海人民医院之前,戚小梅在李惠利医院治疗过一段时间,亲戚们去看她,东拼西凑了些钱。

这是戚小梅的救命钱。但戚小梅说,钱,都被丈夫拿去“翻本”了。

之后,戚小梅转院到镇海人民医院,医护人员都知道,一年多的时间,几乎没怎么见过她丈夫,只有女儿菲菲在默默地照料她。

向利对朱先生还有一些印象:“个子不高,不胖不瘦,人收拾得蛮干净的。来了两三次,基本都是跟戚小梅的大哥一起,但说着说着就会吵起来。”

每次医护人员向朱先生介绍戚小梅的病情或者解释医疗费用的花销,他就会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联系上的爸爸说

没放弃老婆,但不知该怎么办

昨天,向利告诉钱江晚报记者,戚小梅的病其实很凶险,目前来看,治愈的希望渺茫,医生也只能想尽办法稳病情。

但因为疾病本身的特性,戚小梅很容易受到感染,一旦发病,每一次都是从死神手中挣脱的过程。

费用也是个问题。“病情稳定的时候,每天都要花掉500多元的治疗费用,一旦出现危急情况,要花的钱就更多了……”向利说。

目前,医院已经组织医护人员为这对母女捐款,很多市民知道了她的情况,也送来了善款。

“希望来看她的好心人千万要听从医生的安排,因为戚小梅的身体太弱了,经不起感染引发的影响。”护士们告诉记者,“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她的丈夫能够早点回来,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责任。”

戚小梅的丈夫,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昨天下午,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朱先生。

电话里,朱先生的声音有些嗫嚅,言辞也非常谨慎。我们来回打了三次电话,可以看出,他很想要一个解释的机会。

朱先生说,因为老人生病,前段时间他一直在老家,而给妻子看病的钱,也确实都是妻子的大哥和好心人在帮忙,“因为我们家庭内部出现了一点问题,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

那关于他迷上赌博的说法呢?

听到这个问题,朱先生微微呼气,他顿了一下说,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他也不赌了。目前他正在工地打零工,一天能有150元的收入,“但很不稳定,也不是每天都能有活干……”

朱先生说,像妻子这样的病,要是放在四川老家,也许他早就放弃希望了,但在宁波,有那么多好心人帮他,他也很想谢谢大家。

沟通的最后,我问朱先生:“以前怎么样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回来了,是不是应该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责任?”

电话那头,朱先生沉默,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说:“我从来也没放弃过老婆,只是手头拮据,不知道该怎么办……”(通讯员 王云鸿 记者 龚振岳)

少年君王传官网版

19500娱乐客户端

航海少女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