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总可以卷土重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6:36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菇仔:萌动温暖系最给力的小说家。人见人爱的双鱼座A型血美少女,人见人拜的建筑学高品位工程师。养鱼、喂猫、飞叉子,技高一筹。意大利语、挪威语、日语,语语生辉。设计完建筑学精美图纸的日子,都用来漫步于优乐美乐园,这样,好故事的好构思都会“biubiubiu”地飞进脑子里,然后,神奇给力的一撮毛皮就变成了笔!最大的梦想是,开一间只能点唱粤语歌曲,不能点唱国语歌曲的KTV。那么,就为每一位知粉送上菇仔统一标识的祝语吧:“希望大家冬季节食成功,瘦到乌蝇担佐都可飞埋九条街~”

如果很羡慕一种人生,而你又不会明天就死掉,你大可以放下你现在的所有,去过那样的人生。

不是么?

梓蒙在一个春天的清早醒来,又一次浏览网络上糖霜的相册。这次,糖霜又烧出了新的瓷片,一些小杉树,一些小樟树,做成两条精美的项链。绿色在白瓷上淡淡地洇开,那种喜欢让人的心里酥麻。无法形容那有多美丽,现代人只懂唱唱周杰伦的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梓蒙订了一张机票飞往江西,像个古人一样去找素昧平生的糖霜小姐学艺。在江西景德镇一座掩映在竹林中的小村里,糖霜打开房门迎接梓蒙。像孔子接受学生的腊肉作为见面礼那样,两人也行了拜师之仪。不同的是,梓蒙送给糖霜的见面礼,是一只iPhone 4。

两个姑娘从此一起烧瓷。春天的江西,总是落雨。空气湿漉漉泛着南方才有的绿意。劳作一上午,两人会坐在院子中喝喝茶,喂喂鸡,讨论一下哪一只杀了煲汤比较好。

然后在夜晚,她们一起面对炉火,烧她们心中的梦境。梓蒙的手法起初生疏,总是失败,还被烫到过。后来在糖霜的指导下,她开始进步了。

糖霜问:“若你烧出了你最满意的作品,想拿它怎样?”

“想送给一个人。”梓蒙笑笑,反过来问糖霜,“如果是你,你会怎样?”

“卖掉。”

“没有可以送的人么?”

“有,但是,我并不相信感情可以信守终身,很多人说白头偕老,不过几年,就厌倦了分手了。如果感情没有了,物品还放在他人手中,那不是很尴尬么?”

也许再长大几年,梓蒙也会这么想。可是此时,她只想烧出一块好瓷,送给心中的那个人。

炉火暗红,初夏的雨浅绿。在江西,梓蒙已度过了两个月时光。

告别糖霜后,梓蒙来到魔都,她爱的那个男孩,在这城市的一间公司里上班。

梓蒙通过爸爸的帮助,在这间公司做起了实习生。梓蒙打的这份小零工不一般。不一般在于她赚的比花的少,远远地少。每天早晨梓蒙花一百元坐出租车到公司,晚上花一百元回去。每个星期她给自己准备14张崭新的一百元钞票——有时候周末要加班。

你闻过钱没有,那臭烘烘的粉红色。不管新钱旧钱,那粉红色都显得很臭很臭。梓蒙把粉红的臭交给司机,不需他们找零。

从梓蒙的住所到公司,有一个奇怪的拐点。出租车司机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或者极高的智商,一定会走错的。在拐点旁边有一家汽车修理店,里面总有一个穿蓝色T恤的年轻人在干活儿。司机们一般都会向他问路。他显然已经被问了太多次,只要有车停下来,只要有司机探出头,他就对答如流:前面第一个路口左拐,第二个路口右拐,第三个路口仙鹤喷泉那里掉头,就出去啦。

每一次梓蒙路过那个所谓的仙鹤喷泉,她都要笑一会儿。可能它以前确实是仙鹤、鹭鸶、孔雀等等美丽的鸟,可是现在这只鸟的样子更像一只乌鸡。司机们载着梓蒙在乌鸡尾巴的方向走上正途,来到公司签到。

梓蒙每个月赚两千元。这个钱光是打车都不够。所以梓蒙有时候会跟爸爸要钱。爸爸在给钱后会打一个长途电话给梓蒙:宝贝,爸爸要你在外好好照顾自己,钱不够再问爸爸要。梓蒙看看银行卡,爸爸又给了两万。

其实梓蒙没有必要这样,来到这个小小的公司,做一份小小的零工。但是梓蒙偏偏要这么做。她告诉自己,这里有她的真爱。

她的真爱,名字里有一个难读的字叫胤。也正是因为他的名字,梓蒙才注意到他。那时候,梓蒙十五岁,在重点中学读书,这个胤男生次次考全年级第一名。梓蒙在某次期末考试的考场有幸和他相邻,考数学的那次,她悄悄唤他:“喂,肖什么,肖什么!”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嘲讽中透着点恼怒地答:“胤,印,印!”

“肖胤,把答案抄给我,求求你了!”

他埋头做他的题,没听到一样。

五分钟后,一个小纸团丢到梓蒙面前。不仅包括选择题的答案,还有后面几道大题。那回的数学考试,梓蒙破例拿到满分。

梓蒙记得胤的侧面,他答题的样子,他唇上茸茸的桃毛萌须。

梓蒙给胤打电话:“请你去唱K好吗?”

“我没时间,下午还要去补习。”

“你还用补习?”

“我是给别人补习,我做家教的。”

梓蒙没再敢有什么表示,她订那间KTV就为了能让他和她好好唱歌而从下午到晚间封闭。但是两位贵客没有来。

后来,梓蒙长大了。十九岁,爸妈安排梓蒙留学。二十一岁,梓蒙归国,拿到一个艺术类的学位。父母开始安排梓蒙见一些长辈,以及,他们适龄的儿子。那些男孩也都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可是,他们条件如此优越,大可不必为一个女子坚守一生,他们比别的男生,似乎更有花心的权利与机会。

梓蒙也许会遇见人品很好的富贵公子,可是这样的男孩往往对梓蒙这样的富贵公主有所成见。何必!美丽温柔好相处的平民姑娘成千上万,何必要娶一个公主供着?

梓蒙厌倦了。她想起胤。于是她来找他。她想,他是与他们不同的人。

“真巧,你也在这里工作了?”胤说。

“以后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梓蒙故作平淡地说。

如她想象那样,他还是那么英俊那么上进那么傲慢。她忽然有种从来没有过的,贱人的幸福感。卑贱地爱着那个不爱甩她的男生,就好像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灰姑娘一样。

他小时候成绩好,长大了也一样厉害,他是营销部绩效最高的人。

梓蒙要想办法,让他注意她。

有一天中午,胤破例出现在梓蒙面前。“走,带你到外面吃饭。”他们抛弃了公司食堂,直奔小餐馆。小餐馆其实也和食堂一样,每一个餐盘里除了午餐还有一碗南瓜粥。他还没等梓蒙喝完第二口,就迫不及待地说:“听说你最近做了一个大单子,怎么弄到的?”

梓蒙完成了课长交给的任务,签到了一个大单。公司的同事都认为这个小姑娘太能干了,一传十十传百,胤也知道了。可是让梓蒙怎么解释呢,怎么解释这个单是爸爸给签的,反正家里也不在乎那几十万。

“好佩服你,真是厉害的女生呢!”

“嗯,其实这并不重要啊。”

“说嘛,真的,向你请教,呵呵。”

梓蒙想转移一下话题,从衣兜里拿出她烧的那块小瓷。她一直把它放在贴身的衣兜里,她知道她随时会有机会,向她的偶像展示自己的爱慕。“这个,送给你。”

胤接过小瓷块。“哟,哪买的?挺好玩的。前几天超市门口也有人卖,每块上面写一个汉字,不过我没找到过我的名字。”

梓蒙的心往下沉。“这个,是我自己烧的。”

“哇,你真是多才多艺!居然会烧瓷呢!改天向你请教啊,不过今天呵呵,先告诉我你怎么拉来那个单子的,你零工做完了要走的吧?那把这个客户转给我好不好?”

梓蒙听着,她觉得她的心一点点地在裂,就像瓷上的冰纹。她感觉面前这张脸变了,就像某种电影的蒙太奇,脸上的五官开始向外扩张又向内压缩,然后它就变成,属于另外一个灵魂的脸。看着胤一脸的功利讨好,一心要请教她,梓蒙的南瓜粥不甜了,她说:“没什么,我跟那个公司的头,上床。”

胤再也没有主动和梓蒙讲话,他看到她的样子像看到一只老鼠。

梓蒙想,这样也好,大家都死心也好。

还有最后三天的工作,梓蒙就可以回到北京去了。这三天的班还要不要上呢?可以不去的,那份工作对她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了。但是她忽然想起那个乌鸡喷泉了。

一百元交给出租车司机,车子向城市最奇怪的拐点驶去,路过汽车修理店,司机不出所料地迷路。蓝T恤的少年在帮人洗车,抬起头好心指路。梓蒙又路过乌鸡喷泉了,这一次,她忽然发现,这个喷泉的雕塑,它变了!

是的,那只旧旧的乌鸡被拆掉了,现在它变回一只,美丽的仙鹤。

梓蒙让司机停车,她走下车来,在仙鹤之下站立。看着比真实的鸟儿大上好几倍的雕塑,它的头顶喷出了水,太阳下,这水雾折射成小小的彩虹。梓蒙发现她的心情不知为何又好起来。爱是人一生中,最耐用的一种消耗。失去一场爱,可以再爱;失去一个喜欢的人,可以再喜欢另外的人,只要生命还在,爱就可以重新开始。

蓝T恤的少年在擦车,他把T恤系在腰上,打赤膊。雄性动物对雌性最原始的讨好——向她展示他的肌肉。隔了一会儿,他见梓蒙在喷泉下发呆,就“喂,喂”地喊她。

他递过来一瓶矿泉水。请她喝。

梓蒙接过矿泉水,咕咚咕咚喝掉。

她真的心情大好。她愿意这样永远好下去,不为任何事物摧折,直到等到配得上她的爱情的那个人出现。

以她那颗,如同瓷一样,洇着淡淡绿色与洁白,经过了火的冶炼与水的淬火,却越发坚定的心。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