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韩争相海外垦田抵御粮荒启发中国【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18:47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从开罗街头的面包店到联合国在瑞士伯尔尼召开的粮食峰会,“粮食话题”正一天比一天热。面对被称为“无声海啸”的这波危机,美国的超市开始限制顾客购买大米的数量,巴基斯坦重新推出了早已废弃的定量供应卡制度,粮食出口大国哈萨克斯坦表示要完全禁止粮食出口。英国媒体更是用“世界粮食危机将大米变成了黄金”这样一个标题概括了粮食危机对全球的冲击。而亚洲的一些国家却通过“海外垦田”促进本国粮食安全,日本与韩国就是其中的代表。东京目前已拥有超过国内农田3倍的海外农田,首尔也渴望实现同样的目标。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日韩争相“海外垦田”御粮荒的做法不无警示和借鉴意义。

日本“农业殖民”由来已久

据香港经济导报报道,日本在美洲的土地开发很早就为人所关注。早在1899年,一家由日本官方资助的公司向秘鲁派出了农场工人,这是日本有组织地在拉美农业殖民的开始。1908年,日本人在巴西展开了类似活动。之后,日本东棉株式会社和巴西殖民合作组织合作在亚马逊河谷和圣保罗建起了农业聚居区。1917年,日本政府成立专门协调在拉美殖民活动的机构,并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将目光投向了哥伦比亚和巴拉圭。此后的日本又在东南亚建了农场,八十年代将垦荒范围延至中国等地。现在日本与巴西、阿根廷、俄罗斯、乌克兰、中国、印尼、新西兰、美国等地的农场签订了玉米等饲料作物种植协议。日本在世界各地拥有1200万公顷农田,相当于日本国内农田面积的3倍左右。这些殖民点设立的目的之一就是为日本市场提供产品。

近来,正当其他媒体热炒粮价上涨之际,《日本农业新闻》的一条消息令日本百姓多少感觉到了些许安慰:三井物产在巴西投资100亿日圆,插手巨大农场的经营。据悉,该农场面积达10万公顷,除种植玉米和棉花外,仅黄豆的种植面积就有2.7万公顷,而目前日本全国黄豆种植面积只有14万公顷,远不能满足需要。

此前的2007年8月,三井物产首先购买了一家瑞典公司25%的股份,该公司的子公司“MULTIGRAIN S.A.”专门在巴西从事以黄豆为主的农产品贸易,这就保证了三井公司在贸易出口上的主动权。此后,三井物产又获得了在巴西经营农田生产的公司“XINGU AG”的股份,“XINGU AG”公司的一家子公司在巴西拥有土地,并专门从事农业生产。三井通过股份转让把“XINGU AG”完全变成了上述瑞典公司的子公司。这样三井物产不仅掌握了粮食的出口渠道,也掌握了生产自主权。这等于是迈出了该公司在巴西参与农业生产的第一步。日本《东洋经济周刊》题为“食品战争”的文章说,“对三井物产的举动,竞争对手的管理人员认为,粮食种植的投资很复杂……但不管怎么说,在进入粮食战争的现在,确保拥有一定农田意义十分重大。”

“海外垦田” 韩国路途坎坷

与日本一样,韩国对进口粮食的依赖程度也很高。2007年韩国四分之三的粮食依赖进口,每年进口粮食1400万吨,是世界第五大粮食进口国。上世纪七十年代,韩国企业赴海外垦荒,但多数企业没尝到胜利的喜悦。1978年8月,为实施大米增产项目,韩国政府在阿根廷购买了2万多公顷土地,但由于未对土地系统调查以及因缺乏资金使土地荒废近三十年。总体来说,韩国在开拓海外农田方面尚处于起步阶段。海外农业开发进行了几十年,但缺乏成功的运作模式,几乎全部半途而废。

今年4月,韩国又以无偿援助的方式在蒙古获得了27万公顷的土地。这是迄今为止韩国海外垦田所取得的最大成果,主管该项目的国际协作团决定从2008 ̄2010年向蒙古提供200万美元的无偿援助。该项目每公顷土地年租金为76美分,租借期限为五十年(可延长至一百年),韩国政府还将用农田管理基金向进驻企业提供支持。但由于农场距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还有1000多公里,铁路等运输设施严重不足,加上企业赴当地调查、种植等所需要的时间,蒙古项目短期内很难取得成果。

经过多年经营,韩国企业只在俄罗斯边疆区垦荒取得了一定成绩。日前有近30万公顷农田,相当于韩国耕地的六分之一。生产的无公害大米受到韩国消费者欢迎,东南亚和俄罗斯边疆区是韩国建立海外粮食基地的最佳候选地。此外,韩国企业还将进军缅甸、泰国、柬埔寨等日本企业较少进入的国家以及与韩国邻近的俄罗斯边疆区。4月15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在赴美访问途中在专机上召开记者招待会,专门提到了“建立海外粮食基地”问题。李明博说:“如果可能的话,有必要……研究长期租借粮食一年两熟和三熟的东南亚国家的土地,生产大米和谷物并在当地生产饲料等产品。可以长期租借俄罗斯边疆区的土地三十至五十年。”据韩国媒体报导,李明博曾当过柬埔寨首相洪森的经济顾问,柬埔寨对韩国很信任,韩国政府将以为柬埔寨建设水渠等社会间接资本的方式,获得五十年土地租借权以建立粮食基地。而柬埔寨气候和土地情况适合大量种植水稻,并且与中国接近,是最有希望的粮食资源地和大规模农业开发的桥头堡。

打造“海外农场”,启发中国

面对全球性的粮食短缺,以及日韩长期重视“海外垦田”应对粮荒的经验,让中国打造“海外农场”的热情日益高涨,南美洲和俄罗斯的农场也有可能成为中国企业新的投资热土。

中国的新天集团正打算将自己的农业投资扩展至独联体国家。此前,这家公司从中古合资水稻农场项目和墨西哥农业开发项目中获益颇丰。新天集团认为,扶持农业企业走出去“租地种粮”甚至“买地种粮”,是加强中国粮食安全的有效途径。这一观点与农业部的计划不谋而合。政府部门目前正在探讨相关的鼓励政策,使得原本仍具试探色彩的农业“走出去”的战略意义日益凸显。

中国海外“租地种粮”的冲动缘于国际粮价的高歌猛进。尽管得益于连续四年的粮食丰收,中国市场相对平静。但随着各界释放粮价长期上涨预期,中国遏制农产品价格飙升、避免经济陷入物价轮番上涨的压力也在逐渐增大。因此,全球性的粮食危机至少提醒政府,在储备战略中,农业应该受到更多的重视。以新天集团的中古合资水稻农场项目为例,该项目是古巴最大的农业合资企业,完成土地开发5000公顷,解决了古巴粮食短缺的问题,因此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事实上,开发南美、澳洲、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优厚的水土资源在降低中国企业生产成本的同时,也促进了中国农业经济进入全球农业大循环,粮食产品返销国内将成为国内市场的有益补充。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农业目前已经具备“走出去”的技术优势,国家也将加大协调双边政策的力度。

五金知识解析锁具市场鱼龙混杂如何选择智能门锁多路阀

为农民工制作发放讨薪指南攀枝花

宋再临想通过我结展现出率直坦诚的自己张伯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