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9:50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十二、笑看人间,苦不堪言

一双脚出现在我前面,慢慢抬头,晨的脸上挂满了惆怅“回到我的身边,像小时候那样。好吗?”

“对不起,不可能。”吸了口气,我要学会正面面对他,一定要!可是为什么,我不敢再看他,低着头。心里只是期盼着,前方这个人早点离开。

他一直没有离开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站着。良久“你不敢面对我了?呵呵。”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到了浓浓的失望。“如果,你不想面对,我便不会再让你面对。”

离开了,是离开了。抬头看着他的背影,不敢奢求着什么,只是想要好好的过完这一身,我们互不干扰,互不涉足。是不是会更好?晨,你真的是爱我吗?可是在我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你是因为想要报复我曾经的认错。认错你,认错你的弟弟,是这样么?

“雅琴,你回来了啊。”妈看我回来,忙从沙发上起来。“妈今天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你去洗一下,就下来吃吧。”

看了一眼小客厅的餐桌上,一点胃口都没有,可是那毕竟是妈亲自煮的。“妈,知道了。”淡淡笑了下,眼睛却没有一丝的笑意。朝四周看了一圈,自嘲一笑,干嘛还去找他的身影,你不是已经决定不去奢求那些有的没的了么。

用水拼命的往脸上泼,希望自己能够清醒点,镜子里的自己一个月间竟差点认不出来,这还是你么,陈雅琴,你的世界,一直都是光彩耀人,在没有诺,晨的时候,你一直都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我怕,我真的好怕,好怕有一天,我失足落下悬崖,那万丈的高度,定会让我粉身碎骨!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支撑在大理石上,心传来一阵一阵的抽痛。

“雅琴,怎么了?怎么在里面这么久?没事吧?”妈妈在外面敲门。

咬着牙齿。“妈,我没事,我马上下去。”深深吸了口气,镜子里,我已满头大汗。刚刚为什么心那么痛。痛的让我差点昏厥?

“哦,没事就好,快点吧,等下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妈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刚刚出房门,就传来妈妈的声音。“哎呀,林晨,吃顿饭再走吧。没事的。”

“伯母真的不用了。谢谢。”

“和伯母可气什么啊,雅琴也刚刚回来,大家一起吃个饭嘛。”妈一直拉着晨,晨一脸的尴尬,却不知道怎么说。

我从上面慢慢走下来,晨抬头看了下我,然后瞬间闪开。“是啊,晨,最后留下吃顿饭吧。”他眼中闪过的痛楚,我看的一清二楚。诺,我到底该怎么做,对你,我放不下,对他,我亦然。是不是如同许漫说的那样,我那么花心?

他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饭桌上是沉默的,最多就是妈给我夹几块糖醋排骨。一顿饭,每个人都怀着心思。

“林晨啊,你什么时候要回学校啊?和雅琴一起走啊。”妈妈似乎很看好林晨。

晨再度看了看我,随后微皱了下眉。“我还要过几天呢,不急。”

“哦,呵呵,雅琴,你送送林晨吧。回家路上小心啊。”

耸了耸肩,指了指门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家。“雅琴,你如果不想。可以不送的。”

“最后一次嘛,做事总是要有个结束。是吧。”我只知道,这时我的笑容好假。

一个小女孩跑到我们前面。“哥哥,买朵花给你女朋友吧。”

苦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妹妹,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呢。”摸了摸她的头,随手摸了摸口袋,发现出来匆忙没有带钱。

“来,哥哥把这一篮都买了。”晨接过那些花。

那个小女孩异常的高兴。“谢谢哥哥,你和姐姐真的好配哦,一定可以白头到老的。”说着就跑开了。

两个人对视看了一眼。“童言无忌。”张口,四个字从嘴里蹦出来。

“呵呵,是啊。”

送完了晨,一个人抱着一大堆的花,走在路上。脑子里还是他的话‘花送你吧,反正给我也是糟蹋。’

诺,我怎么了,是在说明,我已经开始慢慢淡忘了你么?不,我不要。你是我记忆的全部,我不要让别人占有。抬头,看见前方有一个垃圾桶。

“小姐,月月想死你了。”刚刚回来,月月就给我一个熊抱。

摇摇头看着怀里的女生。“怎么,你还有空想我啊,真是不容易哦,你和宏达怎么样啦?你这小鬼,难道还想瞒着小姐啊。”

怀里的月月身子一僵,“宏达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我。”

“月月,你没事吧。”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宏达。。我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从我怀里出来。“小姐,我没事。”扯出一个笑容,勉强而生硬。

坐在咖啡厅,看着外面的风景。“雅琴,你约我啊。”宏达不再是两个星期前那样的幼稚,或者。。稚嫩。

“恩,坐吧。喝什么?”

“恩,和你一样吧。”他的笑容为什么这么灿烂?

“服务生,再来一杯意大利式拿铁。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种牛奶多咖啡少的咖啡。呵呵。”用调羹搅了搅咖啡,微笑的看着他。

“喜欢,你点的都喜欢。你今天叫我出来,就是要请我喝咖啡?”

盯着他的眼睛“不是,月月很喜欢你。”拿起咖啡杯,小口的喝了一点。“我希望,你可以接受她。”

宏达一愣,勾起一个笑容。“呵呵,我有喜欢的人了。我觉得接受她,我不会得到幸福,她也一样。”

“那你喜欢的人,喜欢你吗?如果不喜欢,可以试着接受她啊,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他笑了,笑的很好看,却在我眼里那么的刺眼。

服务生上了咖啡。“谢谢。”宏达对服务生点点头。“我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不是喜欢我,但,你真的希望我接受她吗?”

那时,我停顿了,犹豫了。宏达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熟悉?怎么会和晨联系到一起?这样的话为什么在我耳朵里是那么的绝望?为什么我的脑子里有这么多的为什么?“如果,我希望呢。”

他看着我,闭上眼睛。“那就如你所愿。”他站起来,我似乎看见他眼角的泪光,我真的不敢去想,我的心已经够乱了,宏达,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你把我放进心里,但是,我们终究不可能。长痛不如短痛,短痛不如不痛。

那天下午,一个人在咖啡厅坐了一个下午。看着对面那丝毫没动的咖啡,爱到底是什么?晓晓曾经在失落时说过:‘爱就是你爱着一个人,而另一个人爱着你,所有人都不曾回头,你亦然不知道深爱你的那个人,呵,人就是那么以自我为圆心,以前方为守望。往往忽略最在乎你的人,人类都是如此,不懂得知足,不懂得回首,所有都变成一个圆,一个有始没有终的圆。’

是吗?我不知道。或许叫宏达去接受月月是错的,但我并不后悔。我不想看到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因为感情而郁郁寡欢,我不希望自己如此,身边的人还是如此。诺,你说我做的对吗?或许你正在某个地方,责骂着我多管闲事。

回到宿舍,月月好幸福的拉着我说宏达,我想这个女孩已经陷进去了吧。“小姐,宏达答应我了,他说他会试着接受我的。嘻嘻,他约我明天下课后到后花园约会。”

一脸幸福的月月,其实才是我此时最大的安慰吧。“那要打扮的漂亮点哦,不可以丢我们陈家的脸啊。”开玩笑的揉着月月那张晕红的脸颊。其实,只要身边的人快乐,自己也就很快乐不是吗。

两个星期,终于又回到教室了。“你回来了?”徐偌风站在我前面,伸手摸摸我的刘海,怎么觉得这么熟悉?不记得了。

“是啊,回来了。”笑了出来。“怎么。想我了?”

他一愣,然后嬉皮笑脸的拍了我的头一下。“是啊,想你了,还会开玩笑,说明你没事咯。还以为你回到原来的地方,会触景伤情呢。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安慰你呢,看来都用不着了。”

“哥。”宏达和月月一起走进来。宏达看到我一愣,然后很自然的把手搭在月月的肩膀上,搂着一脸晕红的月月,往我们这边走来。“雅琴。”本来两个星期已经成熟很多的宏达,一夜间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