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太行水泥大股东暗造同业竞争-【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3:28:22 阅读: 来源:皮草厂家

太行水泥:大股东暗造同业竞争

太行集团已三次向内部职工集资投向黑龙江巴彦项目,但是这样一个不为国家产业政策扶持的水泥项目,太行集团执意投资,如何向职工兑现回报?又如何向流通股股东解释同业竞争?太行水泥流通股股东可能还不知道,公司于今年4月公告终止投资的黑龙江巴彦水泥项目,正由大股东太行集团如火如荼的继续建设,年底就要点火试产。这个项目的日产能仅为1200吨熟料,并不被国家产业政策所支持。而且,屋漏偏遭连夜雨,始于年初的宏观调控又让建设资金出现断流。自今年年初至11月初,太行集团已经3次向内部职工集资,许以高于银行利率多倍的回报,继续投向这个项目。巴彦水泥项目真能为太行集团带来高回报吗?而且,它如何解释为上市公司带来的同业竞争?关联公司接盘2004年初,太行水泥决定与黑龙江巴彦水泥制造有限公司合作,在当地组建注册资本金4100万元的“哈尔滨太行兴隆水泥有限公司”(下称巴彦项目)、太行股份以2870万元现金出资持股70%,新公司将投资约1.2亿元、兴建一条日产1200吨熟料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而国务院有关文件明示重点支持日产4000吨及以上规模新型干法熟料项目。不过,3个多月后,太行水泥又公告称,双方决定解除此项合资协议。但后调查得知,巴彦项目并未终止,只是改由太行集团一家控股子公司河北太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太行实业”)进行操作,原先确定的投资额、产量均不变。11月12日,有关人员者向太行水泥求证,值班人员重申:“(哈尔滨太行兴隆水泥有限公司)已经终止了。”随后,有关人员以石灰石供应商的名义,拨通巴彦项目一位负责人的手机,这位负责人是太行集团派出人员。听说来意后,该负责人表示:“需要进石灰石……因为我们有矿山,价格是每吨20多元。”当被问及要货时间及数量时,他回答说:“12月底可能点火,日产量1200吨熟料。”据悉,尽管项目依旧,但名义上的投资方已由太行水泥换作太行实业。太行实业与太行水泥同是太行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为筹集该项目所需的资金,太行集团还广泛发动内部职工以“个人委托贷款”方式进行集资,集资对象包括上市公司的职工。对于巴彦项目投资主体变更的缘由和经过,太行集团原主管上级单位渤海集团一位负责人表示:在国家关于制止钢铁、电解铝、水泥行业盲目投资的政策出台后,再由上市公司操作巴彦项目显然“不合适”。太行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则称,变更原因是:作为当时主管上级的渤海集团“不同意”由太行水泥投资该项目。这位内部人士透露,在太行实业代替太行水泥出面投资巴彦项目的同时,原合作方黑龙江巴彦水泥制造有限公司也退出了该项目。目前,巴彦项目的股权结构是:太行实业持股51%,其余股权由个人投资者持有。作为太行水泥的关联公司,太行实业介入巴彦项目,是否已与上市公司形成同业竞争?太行水泥是否有信息披露义务?就此,太行水泥相关负责人尚未正面回复。而太行水泥证券事务代表刘宇,他表示:“该披露的信息都披露了”,其他问题则“需要查询相关资料后才能回复”,随后再无音讯,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太行水泥董事长王里顺、董秘郑宝金等公司高管的手机,也始终无人接听。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标准备忘录第1号文(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2001年2月12日发布)规定,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股东都要签订协议,声明不与上市公司发生同业竞争,并规定该条款不仅适用于控股股东,而且扩展到适用于“一切直接、间接地控制公司或有重大影响的自然人或法人及其控制的法人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董安生教授表示,公司存在同业竞争就不能上市;上市以后再形成同业竞争则不能通过配股、增发等形式的再融资。如果一家公司已经上市,且暂时没有再融资要求,那么有没有硬性规定可以约束大股东再“制造”同业竞争的行为?上交所公司监管部一位负责人对此表示,目前没有硬性规定约束大股东,如果发现上市公司出现这个问题,当地证监局会要求大股东做出整改。秘密内部集资太行集团积极号召包括太行水泥在内的旗下公司员工集资的行为,已经被知情人指为“涉嫌非法集资”。据知情人士介绍,太行集团从2003年年底开始以吸收职工参股形式筹资,迄今已进行了3次(第1次是去年底、第2次是今年6月、第3次于本月初刚结束),筹资时还承诺了不低于8.5%的年收益率,3笔资金均投向巴彦项目。一份太行集团今年10月19日发布的“个人委托贷款有关问题的说明”上写道:“由于国家宏观政策的影响,银行不给贷款,使公司目前遇到资金严重短缺的暂时困难。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公司经理办公会决定,发动职工进行个人委托贷款。”具体做法是:由中国建设银行在当地的分支机构作为受托人,交款人包括太行集团在职职工、退休及内退人员(含各子公司);委托贷款每份5000元,职工每人最低1份、中层干部(含助理)最低2份、公司领导最低4份;贷款用途是补充巴彦项目的建设资金和生产流动资金;委托贷款期限为3年,中途不退本金,视公司资金状况可提前还贷,本金到期后一次付清;此外还约定,贷款利息按日计算,每半年结算一次,年利率为8.5%。太行集团内部人士称,本月初刚结束的第三次内部集资筹得2000余万元,前两次“更多”。以此推算,迄今为止的集资额至少在6000万元以上。据了解,太行集团一些职工并不愿意集资,但因有“人头计划”且公司领导要求“要爱厂”,只好缴纳这笔款,但很担心投资无法回报。资金压力显现发动员工筹资来启动巴彦项目,太行水泥的资金链并不宽余。回顾该公司上市以来尤其是近期的大规模产业扩张,可看出这种担忧有其现实依据。太行水泥2002年8月发行上市,扣除承销费用及上网发行手续费用后,实际筹集资金总额2.776亿元。至2003年年底,该公司通过落实招股说明书中的承诺投资项目和变更投向,已基本用尽上市初期所募集资金。同时,太行水泥还用自筹资金和借款投向多处工程:在2003年在建工程中当期增加的投入内,自筹及借款总额高达1.55亿元;2004年中期,在建工程中当期增加投入为9572万元、其中仅有231万元明示为募股资金。此外,太行股份还积极筹划异地扩张和增加在子公司的持股比例,如此也需要大量真金白银:仅对保定太行和益水泥公司(下称保定太行)、北京太行前景水泥公司(下称太行前景)增持股权和追加投资,就花费了自有资金5000万元以上。公开披露的财务报表也证实了这一点。太行水泥2004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与2003年年底相比,该公司货币资金、应收票据的金额下降幅度分别高达57.5%和74.08%。太行水泥2004年中报的财务报表也透露出同样的信息,中报对此的解释称:原因是归还短期借款或向银行贴现补充流动资金所致。至2004年9月底,太行水泥的流动比率只有0.92、速动比率只有0.723,均小于1,意味着该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确已不容乐观。产业扩张之忧上市初期,太行水泥在全国水泥生产企业中排名第16位,这或许成为该公司产能扩充的源动力,但大投入必然等于有丰厚的收益回报吗?太行水泥2004年中报显示,水泥产品的收入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93%以上,其相关业务主要集中在廊坊重工太行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太行前景和保定太行。后两家公司系太行水泥2002年9月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向后建成、当初锁定的目标是北京市场与河北市场,并先后在2003年年初和同年底实现投产。但是,太行水泥原来预计这些项目在成本、质量、运输、市场容量等方面都有较理想的条件,而现状与预测差距甚远!以北京市场为例,太行水泥原来预计该区域近几年水泥产量与需求量之间每年存在300万吨以上的缺口,公司在该区域的竞争中“没有劣势”。但事实上太行前景投产仅一年,作为其目标市场的北京区域水泥供求形势就已完全颠倒过来——目前北京地域每年只有2000万吨左右的水泥需求量、而产量已达到4000万吨。这直接造成北京市场水泥价格走低、每吨水泥降价30至50元,同时回款率降低、一些企业不得不以赊账方式出售水泥;而国家宏观调控、煤电涨价、运力不足影响等因素,则进一步加剧了对水泥企业的压力。市场形势反映到太行水泥身上,就是其2004年三季报和中报所显示的:存货(尤其是1年期及1至2年期存货)增加、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毛利率和净利润均出现下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保定太行、太行前景的原股东中,有的已大幅减让持股比例。2003年6月,太行水泥收购了河北建设集团所持有保定太行10%的出资,将自身持股比例提高至75%;2004年5月,该公司又收购澳大利亚前景投资公司所持太行前景10%的出资,将自身持股比例提高至67%,澳大利亚前景投资公司则继续减少持股、至2004年9月已减少到5%。一进一出之间,反映了对该公司业务前景完全不同的看法。巴彦项目的盈利前景,同样受到质疑。按太行水泥年初披露的投资总额1.2亿元、日产1200吨熟料计算,吨水泥投资(不含矿山和流动资金)将近274元,不仅高于海螺水泥铜陵工程吨熟料投资(200元)、华新水泥宜春工程吨水泥投资(240元),而且高于该公司前期投资的太行前景水泥公司投资(254元)。此外,有行业分析师指出:东北地区因气候寒冷、冰冻期长达4个月,施工期较短、企业开工率普遍不足、产能利用率难以提高,造成一般大型水泥企业新建、扩建的意愿不强烈。太行水泥不惜斥巨资“逆势”而上,此投资决策的科学性尚待观察。在投资回报不够乐观的情形下,太行水泥的大规模产业扩张使自身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因借款增加,太行水泥2004年中期的财务费用增幅同比高达129.82%,2004年第三季度的财务费用同比增长79.8%、总额高达932.8万元,为同期净利润的108.9%。除了外债,还有内债。一些太行水泥职工对当初筹资所承诺的贷款利息“每半年结算一次”,“年收益达到8.5%”能否兑现感到担忧——自上市以来,该公司2002年、2003年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6.08%、6.10%,从未达到过7%。如果巴彦项目出现亏损,职工的投入如何回报?如果这个项目因为宏观调控最终被迫停产,职工的利益又由谁来保证?(中国水泥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电机组厂家

湖南有哪些it培训学校

白蜡苗